炫浪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96|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散文随笔] 忆腊梅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3:40
  • 签到天数: 455 天

    [LV.9]以坛为家II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7-21 23:20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最近读了汪曾祺先生的人间之味,里面有一篇写的是,腊梅花。文中提到一首腊梅诗,说的是“程氏园当五尺天,千金争赏凭朱栏。莫因今日家家有,便作寻常两等看。”
            文章里面先生说腊梅花是由北方传到南方的,现多存诸于南方,北方较少。我不清楚这个观点是否正确,也确实没有在这方面做过什么研究,但于我本人是愿意相信的,因为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我确实是没有见过真正的腊梅花的,但我心中是有腊梅的。就像诗中吟到的这个家家有,记忆中我的家里面,也有蜡梅花。
            还记得小时候,妈妈会在在冬天做腊梅花。买上一些老式的蜡烛,红的白的都有,取一个易导热的容器,一般也就是家里面用破的一些铁质或者铝的碗盆,将同色蜡烛切块放在碗里,放在煤炉子上融化。再到外面拾来三五枯枝,从中择上两支最好的,也不拘是什么树种,不过北方大抵也就是榆杨槐桦之类。待到蜡液完全融化,备上一瓢凉水,拇指和食指的指肚沾一下水,再蘸一下蜡液,薄薄的一层就附在指肚上,快速的把它按在枝桠上,一朵腊梅花就已经成了。整个过程要灵巧快速,快一分可能附着不均匀无法成型,慢一分则蜡液冷却过头粘不上枝。年节时做上两束供在瓶里,红的鲜艳白的素雅,活色生香,衬得屋子都亮堂了许多,想想真是美极了。
            现在我也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房子,装饰起来也颇费心思,真花假花都买来一些,甚至一些奇奇怪怪的装饰物也从网上搜罗来不少,但有的时候就是感觉生活还缺少一些情致。自己拿起钩针够钩了一束郁金香,倒也蛮好看,但不知是不是觉得做的时候没有那么有趣,做好后也不像腊梅花那样终会凋落,反而没有记忆中那样触动人心。
            唉,我果然还是最爱你了,妈妈做的腊梅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