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浪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93080|回复: 8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交流讨论] 【耽美】《欺骗》by林仑(渣攻把受虐死后悔了一辈子,卧底,BE)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祈祷
    2015-7-12 20:33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2 14:11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敏miss 于 2014-11-22 19:50 编辑



    staff: 原著:林仑 策划|编剧|导演:我的蓝(靡靡之音) 监督:zelda 海报:红叶君 后期:羊羊 cast: 旁白:七月流萤(优声由色) 弈南: 太阳雨(决意同人) 苍宇: 心外无物 小乐: kyle(决意同人) 游泳馆工作人员:小龙包(靡靡之音)

    原文:
    弈南认真时候的样子很可爱,像个孩子一样的微微皱着眉,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像个做功课的小学生。他将手上的资料翻来翻去了好几遍,最后将它们放在一个牛皮纸的档案袋里,档案袋的正面还赫然印着两个红色宋体大字——“绝密”。

    “弈南,过来咱爷俩儿杀一盘”,屋外响起了弈南父亲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摆象棋的噼里啪啦声。

    “好嘞,就来。”弈南边说边将写字台上的录音机打开,里面的一盒黑色磁带“啪”的弹了出来,弈南将那盒磁带一并放入了档案袋里。随后他拿起左手边的双面胶,将档案袋的封口牢牢的粘住。

    ******************

    “再来一个回合?嗯?”苍宇吻着弈南天鹅一样白皙优美的颈部。

    “不来了,我要去汇钱。”弈南刚刚起身下床便被身后的苍宇一把拉回到床上,继而苍宇用右腿将他的双膝牢牢别住。羿南知道这是空手道里的技巧。

    “我说了再来一次的,南真不听话。”苍宇再次附上弈南那已经被他咬得红肿的嘴唇。

    弈南不知道今天的苍宇为什么出乎寻常的热情,明明和他说过今天下午去琼岛之前他是一定要给家里的父亲汇钱的,但苍宇却一直拖着他不让他出门。

    客厅里的落地钟开始敲两点的铃声,弈南知道再不出去就要晚了。他深吸了两口气清醒了一下混沌的大脑,最后用手肘出其不意的磕了一下苍宇的软肋。

    没来得及挡住他的攻击,苍宇在突如其来的疼痛中松开了本在他桎槁下的弈南。

    苍宇不满的看着精疲力尽的弈南走下床竟然破天荒的连澡都没冲就去穿裤子,忍不住的埋怨道:“再过一个小时就去琼岛了,你现在还要出去?”

    “该死,”弈南看了看时间骂了一句,“要不是刚才你这只禽兽发春,我现在早就已经汇完款了。”

    “不就是给你爸汇钱嘛,明儿让张勃帮你汇过去不就得了。你不是上周末刚回家看过你爸吗?怎么就没留下点钱,搞的这周还得汇这么麻烦。”

    “上个月我们策划部的小丽结婚,王会计她妈妈又去世了,我的那点工资全随了‘份子’了。上周末到回家后手里就没剩下几块钱了,当然要等到这周三发了薪水才能汇。还有,你别老让人家张波帮着咱们干私事了,他是你的助理又不是我的,我一个策划部的小管事哪有动不动就去使唤经理特助的。”

    “那我叫他去还不行?我就说是给我的老泰山汇钱。”苍宇看着穿衣镜中反射出来的弈南已经穿戴整齐,正在束那条圣诞节时苍宇送给他的鳄鱼皮带。

    对苍宇半建议半调笑的话弈南没有回应,他利落的扎好腰带,披上一件白色半大风衣伏下身来亲了苍宇一下:“我去一下邮局就回来,最多30分钟。”

    “弈南。”

    “嗯?”弈南刚打开门又被苍宇叫住了。

    “昨晚我做了个噩梦,梦到我们的船出海时漏水沉了,可只有一个救生圈,我当时特别着急,你说你会怎么办?”

    “救生圈给你这个不会游泳的笨蛋用,”弈南连想都没想的就立刻说道,“想当年,我可是校游泳队的冠军呢!下水还用救生圈的话也太丢份儿了……”

    “那个时候,小海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骗了我——他死了。”苍宇看着弈南的眼睛说。

    “我不会骗你的。”弈南笑了,露出了他整齐洁白的皓齿。

    “咔嚓”一声,门关住了,可不到一秒钟就又开了。“别瞎想了,做梦都是反的。还有,不许抽烟!”弈南郑重的警告道。

    他知道苍宇每次想起小海就会不停的抽烟。

    这次屋门是真正的关上了。关住了一屋子的寂静。

    苍宇点燃了一支烟,在渺渺的烟雾中,眯起了眼睛。

    二十五分钟后苍宇床头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宇哥,弈南十五分钟前到了成都火锅城,和他碰面的是他的上司黄队,软盘他已经交给那个人了。”

    “哼,”苍宇冷笑一声,“在饭店里会面,亏他们想得出来,弈南出来后还干什么了。”

    “哦,他出来以后还用手机打了个电话,打给哪里不知道,其他的就没什么了。估计他马上就会到家了。”这时,苍宇已经听到了门厅处钥匙转动着开门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苍宇挂掉了电话,看着弈南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的脸颊被外面的凉风吹得有些微微发红,虽然黑亮的眼眸里流露出疲劳,修长的身体在举动中不经意的流露出优雅和敏捷。

    弈南刚进屋就在空气里抽了抽鼻子,旋即生气的冲进卧室,凶神恶煞的对苍宇吼道:“你又抽烟了是不是?每次来都搞的我家像个大烟馆,呛死了,咳咳……”

    苍宇忙把窗户打开透气,答非所问的对弈南说道:“给你爸的钱汇完了?”

    “嗯,今儿邮局人真多,还好那几个干活的挺麻利,等了10分钟就轮到我了。还差点以为要晚了呢……”弈南一边收拾去琼岛的行李箱一边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注意到苍宇的眼神在慢慢变的冰冷。
    琼岛。

    夜晚,在苍宇超大的豪华游艇上,弈南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喝着加了冰的苏打水,弈南吃东西上没什么挑挑拣拣的毛病,可喝东西嘴却很刁。他不喜欢喝酒,虽然在一些不得不喝的场合苍宇发现弈南的酒量并不小;他也不喜欢可乐橙汁之类的,说那些甜了吧唧的不好喝。弈南平时喝的只有苏打水,而且他还会往水里加点盐,他的理由是人在大量喝白水的时候会将身体里的盐分冲淡,不利于身体健康,所以要加些盐。每次苍宇听到他这些论调都笑他瞎讲究。

    “苍宇,再帮我加杯苏打水。”弈南一边嚼着巴西式烤肉串一边对旁边眺望大海的苍宇说,“今天的烤肉咸了。”

    苍宇对他微微一笑:“放心,今天的水管够,让你喝到不想喝为止。”

    苍宇将水递给弈南的时候,小乐拿着罗盘过来了,对苍宇说了句:“差不多到地方了。”

    苍宇点点头,转头对弈南说:“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看到弈南一脸迷惑的摇头,苍宇接着说道:“这就是小海死的地方。”

    弈南知道苍宇唯一的弟弟、也是他唯一的亲人苍海就是被淹死在大海里的。

    苍宇看着夜里漆黑一片的海面,用略带沙哑的低沉声音说:“那天的风很大,缉毒的船就在后面追我们,老兆已经被流弹打死了,只剩下了小海和我。我们将船里的三箱白粉统统倒进了海里,还从船舱里找出了一个救生圈,小海说他上个月已经和阿升学会了游泳叫我赶快带着救生圈逃走,我跳下海的时候他正在活动筋骨做下水前的准备……”苍宇鹰一样锐利闪亮的眼眸突然从远眺的海面转向了弈南,“可是……他骗了我。阿升根本就没交过他游泳。”

    “一周以后小海的尸体才被找到,他呛了很多海水……满肚子都是被灌进去的水,整个人被水泡的……浮肿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宇,”弈南握住了苍宇被海风吹得没有温度的手,“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不要太过自责,其实这都是毒 品害的啊,害了那么多人,还害了小海。你现在已经不再贩 毒了,兄弟中没有人再会像小海一样……”

    “谁说我已经不贩 毒了?”苍宇的声音随着海风吹过来,两者一样的冷。

    弈南半天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现在的海宇不是都是做合法的……”

    “哼哼,你得到的那些资料都是假的,而那里面纪录的生意当然也都是合法正当的,我倒是要谢谢你帮我摆脱了警局对我的怀疑呢。”

    弈南低着头,可能是由于凉气袭人的海风的缘故,他的身体正在微微的发抖,弈南的左手本是搭在船栏上的,此时却因为用力的抓住栏杆而关节发白:“什么时候?!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

    “从你刚进海宇的时候。”

    听到这句话,弈南的脸色瞬间变得失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自嘲的笑了起来:“原来你一直都只是利用我而已,一直都在做戏骗我。”

    “应该说是互相欺骗。”,苍宇端起一个水晶高脚杯,浅呷了一口里面的葡萄酒后更正说。

    “你知道那次接货小海为什么会死吗?”

    “是贩 毒害死他的,就是你现在还干着的行当害死……”

    “胡说!”哗啦的一声,高脚杯被苍宇摔得粉碎,流了一地的葡萄酒像鲜红的血四散开来,而此刻苍宇的眼睛也染上了同样的颜色,“是因为帮里混进了卧 底,把出货的时间地点都告诉了警方!”

    弈南这才发现船上负责驾驶和服务的十几个兄弟已经围了上来。
    “你知道那个卧 底后来怎么样了吗?他被发现后就自 杀了,尸体被我扔到了大海里。以后我便发誓,再让我发现卧 底,见一个我就扔一个!”

    “混蛋,放开我!”一阵打斗中弈南被6、7个人打倒压住在了甲板上。弈南的散打和空手道都非常出色,平时的他应付4-5个人绰绰有余,可今天他在搏击时却发现自己的气力仿佛正在慢慢的流走。

    他知道,是苍宇在苏打水里下 了药。

    “苍宇你这个混蛋!你扔我吧,现在就扔!”

    “弈南,你太幼稚太单纯!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吗?这里离海岸线不算远,把一个校游泳队的冠军扔下水我也太冒险了吧,再说了,你下水前难道不需要兄弟们帮你做做准备活动吗?”没等到弈南的回答苍宇便打了个手势,手下的几个人拖住弈南的两条腿将他一直拖到了游艇上的游泳池旁。羿南看到那白日里一池碧蓝的海水在黑夜的拥抱下竟发出了深墨色的光。

    一个不高但异常壮实的中年人将一台小型抽水机从船舱里拿了出来,这本是用来在船进水的非常时刻向外排水的工具。那个中年人将抽水机的一头放在了游泳池里,而抽水机出水口的一头则被插上了一根粗粗的塑料管子。弈南现在全身无力头脑却异常的清醒,他的四肢被牢牢的按在甲板上。有几双不安分的手还趁空当吃着他的豆腐,那个中年人安置好抽水机后就拎着塑料管子的另一头走向弈南。

        在弈南的剧烈抗争下,塑料管子还是被深深的插在了他喉咙里。他明白苍宇想要干什么了,全身都被压在地上的他激烈挣扎着,混乱中他看到了冷冷站在一旁的苍宇,那个昨天还在和他缠绵热吻的人不带任何感情、没有任何表情的对掌控抽水机开关的小乐微微一点头。

        先是塑料管子里的大量空气被强迫挤压到了弈南的腹中,紧接着的便是冰冷咸涩的海水在巨大的压力下疯涌的冲向弈南的喉咙,顺着食道急速的充盈在他的腹中,苍宇看到弈南柔软细韧的腰部慢慢的鼓涨了起来,事实上甲板上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晰的看到弈南腹部迅速膨胀的速度,而此刻弈南的腰间还扎着苍宇送的那条鳄鱼皮带,紧紧地勒住了他急剧膨胀的腰腹。

        看到苍宇又点了一下头,小乐关上了抽水机的开关。

        "味道还好吗?和加了盐的冰镇苏打水差不多吧。"苍宇坐在甲板的凉椅上,示意压住弈南的人把他喉咙里的塑料管拔出来,其实现在即使没有人压住弈南他也站不起来了。当管子拔出喉咙的那一刻,弈南像是一条刚被抛上岸的大肚子鱼,在甲板上不住的挣扎扭动,他不停的呕吐,试图把腹中大量的水吐出来。

        "格拉,你去帮帮他。"

        在苍宇简短的三个字后一个有着拳击运动员体格的满身肌肉的大个子走到了弈南身旁,然后右脚用力的朝弈南的腹部迅速的踩了下去。

        随着一声抑制不住的凄厉喊叫,弈南的口中喷出了大量的鲜血,接着血液像不受控制似的从弈南的嘴里流出来。。。。。。

        苍宇拿着一个蓝色档案夹从凉椅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弈南的跟前。羿南被不断流出的献血染红了的嘴唇动了动,但他的喉咙里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本来我们是有机会的。"苍宇将档案夹里的东西统统倒在弈南的面前,那是弈南从考入警院一直到现在的档案记录,还夹杂着一叠照片,照片所照的地方弈南前天才去过--成都火锅城,照片里的弈南郑重其事的将一个软盘和一个白色信封交到了黄队手上。

        "那个软盘里的东西完全可以证明海宇做的全都是正当合法的生意,我是故意将那软盘给你的,省得警局天天暗中咬着我不放。可是,"苍宇的声音里没有兴奋得意却有着几分掩不住的苦痛和悲凉,"可是我宁愿你没去那里,宁愿海宇现在仍旧受着警方的怀疑。。。。。。为什么那天我把你拖到离出发时间只剩下一个小时了你还是要去!!?为什么?!"

        看着地上散乱的照片,弈南笑了,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但谁都看得出他确实是在笑。

        宛如在汽油上扔了一根带火的火柴,弈南的笑一下子激起了苍宇的怒火,他感到弈南正在嘲笑他这个受了爱情愚弄的小丑:"不许笑!不许笑!"

        苍宇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对手下喊道:"堵住他的嘴!给他灌水!接着灌!一滴水都不许漏出来。"

        慌忙中,有人重新将塑料粗管插进弈南的咽喉深处,有人重新打开抽水机的开关,还有人恶意的将两根燃烧着的香烟插到了从不抽烟的弈南的鼻孔里,浓烈的烟雾呛得他差点昏过去,又无法咳嗦。被呛的迷迷糊糊的弈南听到一个声音喊道:"你不是老管着老大抽烟吗?这次也让你尝尝它的好滋味。"众人残忍的哄笑着,在笑声中海水肆虐的冲进弈南的身体。这次的水流比上次更急,水压比上次更大,抽水机发出了轰鸣声,以最高的马力全速运转着。。。。。。

        苍宇懊恼的坐在凉椅上,许久没有喊停。

        "大哥,他要不行了。"小乐在旁边提醒道。

        抽水机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弈南的腹部恰似十月的孕妇。而那条他心爱的皮带还死死的折磨着他。他的眼睛是睁开着的,目光远眺向无月稀星的漆黑天空。虽然苍宇曾经说过一滴水也不许漏出来,但还是有一种液体从弈南的眼角流了出来。

        苍宇没有再让人去踩弈南涨起的腹部,只是将他口中的塑料管拔了出来,再用一幅手铐将弈南的双手反铐在了背后,最后将他推进了冰冷刺骨的大海里。

        "是你先骗了我的。"望着弈南坠海时激起的浪花,苍宇自言自语道。

        一行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然而很快就被海风吹干了。

        "返航,"苍宇回头对手下简短吩咐了一句。

        "小海,明年哥哥还会来看你的。"面对漆黑一片的大海,苍宇在心里默念着。

        ***************************

        从琼岛回来后的第二天苍宇便接到一个从弈南父亲那里寄来的包裹。打开后里面的东西让苍宇的脸色变的煞白,那竟是苍宇在创建海宇之前的犯罪记录,而这些证据足够让苍宇吃上100颗子弹的。另外,随着这些资料寄来的还有一盒录音带,苍宇将它放进放录机内,颤抖着的食指按了两次播放健才将它按下去。磁带缓慢而平稳的转动着,弈南富有磁性的清亮声音飘了出来:"苍宇,我是弈南。我一直想向你坦白一件事,却又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所以只好以这种方式告诉你了。只有你不在我面前时这些话我才说得出来,而且我想,以这样的方式告诉你也可以给大家一个缓冲时间。"

        "我想说的是--其实我是一个警察,确切地说,是一名卧底。我知道你最恨的就是卧底,因为你说小海是他们害死的,可是如果小海不曾参与运毒又怎么会死呢?其实害死了他的是毒品啊!(几秒钟间隔)我在海宇两年了,这两年里我搜集到了不少资料,甚至包括7年前你贩毒的纪录,我知道我应该把这些东西交给黄队的,可我是真的不想送你去坐牢,看你。。。。。。被枪毙。你常说像我这样儿的刚出学校出来又没什么生活阅历的人太过幼稚单纯,看来真的被你这张乌鸦嘴说中了。和你在一起时我总是忘了自己还是个警察,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稀里糊涂的。。。。。。喜欢上了你。我知道海宇集团现在做的都是正当生意,你也不干那些违法的事儿了--确认了这个消息后我一个月都在兴奋、都在暗自庆贺。可是黄队和李局他们似乎并不太相信这一点,从他们的态度中我感觉到我的忠诚度正在受到警局的怀疑,(叹气)其实他们怀疑的也没错,我的确不是个称职的警察啊。(中断几秒)后天--就是和你去琼岛度假的那天--我会把一个有关公司贸易以及内部帐务的软盘给黄队,虽然内含商业机密但至少可以证实海宇是做正当生意的公司,我想这对你是有好处的。更何况这些商业机密并不会外泄,所以不会给海宇造成经济损失。至于你以前的贩毒纪录,我会叫我父亲寄还给你,这盒磁带我也会给我父亲,好叫他在30号的时候把磁带随着资料一块寄过去。这样子等你从琼岛回来后就刚好能够收到它了。

        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已经背叛了作为一个警察所应有的忠诚和正义,但我真的不愿送已经改过自新的你去绝路。。。。。。(沉默)这算是我的一点点私心吧。"

        "我知道你最讨厌卧底,所以我计划在琼岛多待些日子,如果听过了这盘磁带后你还能接受我的话就打我的手机,如果不能接受就不要打了,我不想听你亲口说分手的话。

        好了,我搜集到的所有资料就要完全寄还给你了,希望你收到后能妥善处理。也希望这些东西能够提醒你千万不要重蹈覆辙再去走以前的老路了。

        哦,还有一件事,我已经写好了辞呈,在去琼岛之前我会将它和软盘一起给黄队的,说实话,我实在不配当一名警察。就说到这里吧,我爸在外屋叫我去陪他下象棋呢。我会在琼岛等一周的,等你来电话叫我回家(笑)。

        对了,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少抽烟啊!韩大夫说你再不禁烟的话胸闷心慌会加重的。

        (间隔半分钟后)混蛋!记得要快点给我来电话!"

        这句之后就是一片空白,一直到3分钟后仍是空白,就在苍宇以为这盘磁带已经结束了的时候,"我爱你"三个字清晰的从录音带里传了出来。

        苍宇茫然的坐在总裁办公室里,听着面前的磁带沙沙的转动。大概过了一刻钟那么久,屋外的秘书小姐听到了总裁室里推倒办公桌、书柜等等,还夹杂有疯狂的砸东西声音还有。。。。。。压抑不住的痛哭声。
      
      五日后,
      
      “铃……”
      
      “您好,这里是秦弈南家。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哦,我是市体育馆游泳学习班的工作人员,秦弈南先生曾电话报名了第26期的游泳培训,但他说他那天要去琼岛所以还没来得及交学费,只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我们。因为明天是游泳学习班开课的日子,所以秦先生如果还想参加的话请务必于今天下午或者明天上午开课之前交清学费。如果这一期没有学会游泳的话,可以免费参加下一期的学习……”
      
      “好,我会转告他的。谢谢您。”
      
      “不客气。”
      
      电话挂掉。
      
      苍宇轻轻的走向卧室,生怕吵醒了床上安睡的那个人。
      
      “弈南,”他俯下身,像那天弈南出门前吻他一样轻吻了一下他浮肿变形的脸颊。
      
      床上的人不说话。
      
      “哎,自从从琼岛接你回来你就一直不理我,我也不是故意晚了3天的,我每分钟都在打你的手机,我特想跟你说‘南,快回家吧,我在等你回来呢!’,可打了那么多遍就是没人接。……南,别生气了,以后我保证一直都听你的话。对了,我已经把烟戒了,以后决不再抽。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不要不理我,弈南……哦,体育馆培训班的人来电话了,问你还去不去学游泳,你这个小坏蛋,明明不会游泳当初为什么要骗我呢?”
      
      苍宇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挨着弈南躺下,然后抱紧了那副已经开始腐烂的身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10-26 01:37
  • 签到天数: 201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沙发
    发表于 2014-11-22 15:52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妺凉 于 2014-11-22 16:45 编辑

    于是渣攻自作自受……

    去看了原文,你少了一个结尾……

    声:
      
      五日后,
      
      “铃……”
      
      “您好,这里是秦弈南家。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哦,我是市体育馆游泳学习班的工作人员,秦弈南先生曾电话报名了第26期的游泳培训,但他说他那天要去琼岛所以还没来得及交学费,只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我们。因为明天是游泳学习班开课的日子,所以秦先生如果还想参加的话请务必于今天下午或者明天上午开课之前交清学费。如果这一期没有学会游泳的话,可以免费参加下一期的学习……”
      
      “好,我会转告他的。谢谢您。”
      
      “不客气。”
      
      电话挂掉。
      
      苍宇轻轻的走向卧室,生怕吵醒了床上安睡的那个人。
      
      “弈南,”他俯下身,像那天弈南出门前吻他一样轻吻了一下他浮肿变形的脸颊。
      
      床上的人不说话。
      
      “哎,自从从琼岛接你回来你就一直不理我,我也不是故意晚了3天的,我每分钟都在打你的手机,我特想跟你说‘南,快回家吧,我在等你回来呢!’,可打了那么多遍就是没人接。……南,别生气了,以后我保证一直都听你的话。对了,我已经把烟戒了,以后决不再抽。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不要不理我,弈南……哦,体育馆培训班的人来电话了,问你还去不去学游泳,你这个小坏蛋,明明不会游泳当初为什么要骗我呢?”
      
      苍宇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挨着弈南躺下,然后抱紧了那副已经开始腐烂的身体。
      

    评分

    参与人数 1炫币 +5 收起 理由
    敏miss + 5 认真回复有糖吃~ o(* ̄▽ ̄*)ブ 发糖.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6-22 10:44
  • 签到天数: 297 天

    [LV.8]以坛为家I

    3
    发表于 2014-11-22 16:02 | 只看该作者
    我果然虐点好低,眼泪哗哗哗地流,根本停不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4
    发表于 2014-11-22 16:04 | 只看该作者
    虐的爽!!!不过替小受悲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2-2 22:59
  • 签到天数: 454 天

    [LV.9]以坛为家II

    5
    发表于 2014-11-22 18:39 | 只看该作者
    大概这所谓的爱就是受自己一个人的吧,既然他进一公司就知道他是卧底的话。唉。攻后面的后悔啊啥的又有啥意义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祈祷
    2015-7-12 20:33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6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2 19:49 | 只看该作者
    妺凉 发表于 2014-11-22 15:52
    于是渣攻自作自受……

    去看了原文,你少了一个结尾……

    谢谢亲,我看得帖子里没有这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10-26 01:37
  • 签到天数: 201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7
    发表于 2014-11-22 20:26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敏miss 发表于 2014-11-22 19:49
    谢谢亲,我看得帖子里没有这段

    你看的可能是版本二
    我刚刚去搜过了,这个作者这个故事写了三个版本,一和二都是BE,三是搞笑版的HE……然后我补充的是版本一的结尾,你发的应该是版本二的中间部分,也少了个尾声,然后广播剧也是两个版本,你这个版本好像是一,额,个人觉得版本二好一点,听起来制作要精良一些……
    你要的话我等一下贴上来给你→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祈祷
    2015-7-12 20:33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8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4 23:52 | 只看该作者
    妺凉 发表于 2014-11-22 20:26
    你看的可能是版本二
    我刚刚去搜过了,这个作者这个故事写了三个版本,一和二都是BE,三是搞笑版的HE…… ...

    要的~谢谢=v=
    搜索的时候正好搜到这个版本的,以为就一个版本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10-26 01:37
  • 签到天数: 201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9
    发表于 2014-11-25 00:18 | 只看该作者
    《欺骗》BY林仑

    版本一



    “弈南,再过一个小时就去琼岛了,你现在还要出去?”苍宇看着精疲力尽的弈南走下床竟破天荒的连澡都没冲就去穿裤子,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该死,”弈南看了看时间骂了一句,“要不是刚才你这只禽兽发春,我现在早就已经汇完款了。”  


    “不就是给你爸汇钱嘛,明儿让张晓勃帮你汇过去不就得了。哎,你不是上周末刚回家看过你爸一次嘛!怎么就没留下点钱?搞的这周还得汇这么麻烦。”  


    “上周末?上个月我花钱的地方太多,周末回家时手里没剩下几块钱了。当然要等到这周三发了薪水才能汇。还有,你别老让人家张晓波帮着咱们干私事了,他是你的助理又不是我的,我一个策划部的小管事哪有动不动就去使唤经理特助的。”  


    “那我叫他去还不行?我就说是给我的老岳父汇钱。”苍宇看着穿衣镜中反射出来的弈南已经穿戴整齐,正在束那条圣诞节时苍宇送给他的那条鳄鱼皮带。  


    对苍宇半建议半调笑的话弈南没有回应,他利落的扎好腰带,披上一件白色半大风衣伏下身来亲了苍宇一下:“我去一下邮局就回来,最多30分钟。”  


    “弈南。”  


    “嗯?”弈南刚打开门又被苍宇叫住了。  


    “昨晚我做了个噩梦,梦到我们的船出海时漏水沉了,可只有一个救生圈,我当时特别着急,你说你会怎么办?”  


    “救生圈给你这个不会游泳的笨蛋用,”弈南连想都没想的就立刻说道,“想当年,我可是校游泳队的冠军呢!下水还用救生圈的话也太丢份儿了……”  


    “那个时候,小海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骗了我——他死了。”苍宇看着弈南的眼睛说。  


    “我不会骗你的。”弈南笑了,露出了他整齐洁白的皓齿。

    “咔嚓”一声,门关住了,可不到一秒钟就又开了。“别瞎想了,做梦都是反的。还有,不许抽烟!”弈南郑重的警告道。  


    他知道苍宇每次想起小海就会不停的抽烟。  


    这次屋门是真正的关上了。关住了一屋子的寂静。  


    苍宇点燃了一支烟,在渺渺的烟雾中,眯起了眼睛。  


    二十五分钟后苍宇床头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宇哥,弈南十五分钟前到了成都火锅城,和他碰面的是他的上司黄队长,东西他已经交给那个人了。”  


    “哼,”苍宇冷笑一声,“在饭店里会面,亏他们想得出来,弈南出来后还干什么了。”  


    “哦,他出来以后还用手机打了个电话,打给哪里不知道,其他的就没什么了。估计他马上就会到家了。”这时,苍宇听到了门厅处钥匙转动着开门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苍宇挂掉了电话,看着弈南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的脸颊被外面的凉风吹得有些微微发红,虽然黑亮的眼眸里流露出疲劳,修长的身体在举动却仍不经意的流露出优雅和敏捷。  


    弈南刚进屋就在空气里抽了抽鼻子,旋即生气的冲进卧室,凶神恶煞的对苍宇吼道:“你又抽烟了是不是?每次来都搞的我家像个大烟馆,呛死了,咳咳……”  


    苍宇忙把窗户打开透气,答非所问的对弈南说道:“给你爸的钱汇完了?”  


    “嗯,今儿邮局人真多,还好那几个干活的挺麻利,等了10分钟就轮到我了。还差点以为要晚了呢……”弈南一边收拾去琼岛的行李箱一边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注意到苍宇的眼神在慢慢变的冰冷。  


    **************************

    琼岛。  


    夜晚,在苍宇超大的豪华游艇上,弈南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喝着加了冰的苏打水,弈南吃东西上没什么挑挑拣拣的毛病,可喝东西嘴却很刁。他不喜欢喝酒,虽然在一些不得不喝的场合苍宇发现弈南的酒量并不小;他也不喜欢可乐橙汁之类的,说那些甜了吧唧的不好喝。弈南平时喝的只有苏打水,而且他还会往水里加点盐,他的理由是人在大量喝白水的时候会将身体里的盐分冲淡,不利于身体健康,所以要加些盐。每次苍宇听到他这些论调都笑他瞎讲究。  


    “苍宇,再帮我加杯苏打水。”弈南一边嚼着巴西式烤肉串一边对旁边眺望大海的苍宇说,“今天的烤肉咸了。”  


    苍宇对他微微一笑:“放心,今天的水管够,让你喝到不想喝为止。”  


    苍宇将水递给弈南的时候,小乐拿着罗盘过来了,对苍宇说了句:“差不多到地方了。”  


    苍宇点点头,转头对弈南说:“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看到弈南一脸迷惑的摇头,苍宇接着说道:“这就是小海死的地方。”  


    弈南知道苍宇唯一的弟弟、也是他唯一的亲人苍海就是被淹死在大海里的。  


    苍宇看着夜里漆黑一片的海面,用略带沙哑的低沉声音说:“那天的风很大,缉毒的船就在后面追我们,老兆已经被流弹打死了,只剩下了小海和我。我们将船里的三箱白粉统统倒进了海里,还从船舱里找出了一个救生圈,小海说他上个月已经和阿升学会了游泳叫我赶快带着救生圈逃走,我跳下海的时候他正在活动筋骨做下水前的准备……”苍宇鹰一样锐利闪亮的眼眸突然从远眺的海面转向了弈南,“可是……他骗了我。阿升根本就没交过他游泳。”  


    “一周以后小海的尸体才被找到,他呛了很多海水……满肚子都是被灌进去的水,整个人被水泡的……浮肿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宇,”弈南握住了苍宇被海风吹得没有温度的手,“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不要太过自责,其实这都是毒品害的啊,害了那么多人,还害了小海。你现在已经不再贩毒了,兄弟中没有人再会像小海一样……”  


    “谁说我已经不贩毒了?”苍宇的声音随着海风吹过来,两者一样的冷。  


    弈南半天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现在的海宇不是都是做合法的……”  


    “你得到的那些资料都是假的,而那里面纪录的生意当然也都是合法正当的,我倒是要谢谢你帮我摆脱了警局对我的怀疑呢。”  


    弈南低着头,可能是由于凉气袭人的海风的缘故,他的身体正在微微的发抖,弈南的左手本是搭在船栏上的,此时却因为用力的抓住栏杆而关节发白:“什么时候?!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  


    “从你刚进海宇的时候。”  


    听到这句话,弈南的脸色瞬间变得失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自嘲的笑了起来:“原来你一直都只是利用我而已,一直都在做戏骗我。”  


    “应该说是互相欺骗。”,苍宇端起一个水晶高脚杯,浅呷了一口里面的葡萄酒后更正说。  


    “你知道那次接货小海为什么会死吗?”  


    “是贩毒害死他的,就是你现在还在干着的行当……”  


    “胡说!”哗啦的一声,高脚杯被苍宇摔得粉碎,流了一地的葡萄酒像鲜红的血四散开来,而此刻苍宇的眼睛也染上了同样的颜色,“是因为帮里混进了卧底,把出货的时间地点都告诉了警方!”  


    弈南这才发现船上负责驾驶和服务的十几个兄弟已经围了上来。  


    “你知道那个卧底后来怎么样了吗?他被发现后就自杀了,尸体被我扔到了大海里。以后我便发誓,再让我发现卧底,有一个我就扔一个!”  


    “混蛋,放开我!”一阵打斗中弈南被6、7个人打倒压住在了甲板上。弈南的散打和空手道都非常出色,平时的他应付4-5个人还是没问题的,可今天他在搏击时却发现自己的气力仿佛正在慢慢的流走。  


    他知道,是苍宇在苏打水里下了药。  


    “苍宇你这个混蛋!你扔我吧,现在就扔!”


    “弈南,你太幼/稚太单/纯!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吗?这里离海岸线不算远,把一个校游泳队的冠军扔下水我也太冒险了吧,再说了,你下水前难道不需要兄弟们帮你做做准备活动吗?”没等到弈南的回答苍宇便打了个手势,手下的几个人拖住弈南的两条腿将他一直拖到了游艇上的游泳池旁。羿南看到那白日里一池碧蓝的海水在黑夜的拥抱下竟发出了深墨色的光。

    一个不高但异常壮实的中年人将一台小型抽水机从船舱里拿了出来,这本是用来在船进水的非常时刻向外排水的工具。那个中年人将抽水机的一头放在了游泳池里,而抽水机出水口的一头则被插上了一根粗粗的塑料管子。弈南现在全身无力头脑却异常的清醒,他的四肢被牢牢的按在甲板上。有几双不安分的手还趁空当吃着他的豆腐,那个中年人安置好抽水机后就拎着塑料管子的另一头走向弈南。

    在弈南的剧/烈抗/争下,塑料管子还是被深深的/插/在了他喉咙里。他明白苍宇想要干什么了,全身都被压在地上的他激/烈挣/扎着,混乱中他看到了冷冷站在一旁的苍宇,那个昨天还在和他缠/绵热/吻的人不带任何感情、没有任何表情的对掌控抽水机开关的小乐微微一点头。  


    先是塑料管子里的大量空气被强/迫挤/压到了弈南的腹中,紧接着的便是冰冷咸涩的海水在巨大的压力下疯涌的冲向弈南的喉咙,顺着食道急速的充盈在他的腹中,苍宇看到弈南柔软细韧的腰部慢慢的鼓涨了起来,事实上甲板上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晰的看到弈南腹部迅速膨胀的速度,而此刻弈南的腰间还扎着苍宇送的那条鳄鱼皮带,紧紧地勒住了他急剧膨胀的腰腹。  


    看到苍宇又点了一下头,小乐关上了抽水机的开关。


    “味道还好吗?和加了盐的冰镇苏打水差不多吧。”苍宇坐在甲板的凉椅上,示意压住弈南的人把他喉咙里的塑料管拔出来,其实现在即使没有人压住弈南他也站不起来了。当管子拔出喉咙的那一刻,弈南像是一条刚被抛上岸的大肚子鱼,在甲板上不住的挣扎扭动,他不停的呕吐,试图把腹中大量的水吐出来。  


    “格拉,你去帮帮他。”  


    在苍宇简短的三个字后一个有着拳击运动员体格的满身肌肉的大个子走到了弈南身旁,然后右脚用力的朝弈南的腹部迅速的踩了下去。  


    随着一声抑制不住的凄厉喊叫,弈南的口中喷出了大量的鲜血,接着血液像不受控制似的从弈南的嘴里流出来……  


    苍宇拿着一个蓝色档案夹从凉椅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弈南的跟前。羿南被不断流出的献血染红了的嘴唇动了动,但他的喉咙里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本来我们是有机会的。”苍宇将档案夹里的东西统统倒在弈南的面前,那是弈南从考入警院一直到现在的档案记录,还夹杂着一叠照片,照片所照的地方弈南前天才去过——成都火锅城,照片里的弈南郑重其事的将一个软盘和一个白色信封交到了黄队手上。

    “那个软盘里的东西完全可以证明海宇做的全都是正当合法的生意,我是故意将那软盘给你的,省得警局天天暗中咬着我不放。可是,”苍宇的声音里没有兴奋得意却有着几分掩不住的苦痛和悲凉,“可是我宁愿你没去那里,宁愿海宇现在仍旧受着警方的怀疑……为什么那天我把你拖到离出发时间只剩下一个小时了你还是要去!!?为什么?!”  


    看着地上散乱的照片,弈南笑了,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但谁都看得出他确实是在笑。  


    宛如在汽油上扔了一根带火的火柴,弈南的笑一下子激起了苍宇的怒火,他感到弈南正在嘲笑他这个受了爱情愚弄的小丑:“不许笑!不许笑!”  


    苍宇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对手下喊道:“堵住他的嘴!给他灌水!接着灌!一滴水都不许漏出来。”  


    慌忙中,有人重新将塑料粗管cha进弈南的咽喉深处,有人重新打开抽水机的开关,还有人恶意的将两根燃烧着的香烟cha到了从不抽烟的弈南的鼻孔里,浓烈的烟雾呛得他差点昏过去,又无法咳嗽。被呛的迷迷糊糊的弈南听到一个声音喊道:“你不是老管着老大抽烟吗?这次也让你尝尝它的好滋味。”众人残忍的哄笑着,在笑声中海水肆nue的冲进弈南的身体。这次的水流比上次更急,水压比上次更大,抽水机发出了轰鸣声,以最高的马力全速运转着……  


    苍宇懊恼的坐在凉椅上,许久没有喊停。  


    “大哥,他要不行了。”小乐在旁边提醒道。  


    抽水机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弈南的腹部恰似十月的孕妇。而那条他心爱的皮带还死死的折mo着他。他的眼睛是睁开着的,目光远眺向无月稀星的漆黑天空。虽然苍宇曾经说过一滴水也不许漏出来,但还是有一种液体从弈南的眼角流了出来。

    苍宇没有再让人去踩弈南涨起的腹部,只是将他口中的塑料管拔了出来,再用一幅手铐将弈南的双手反铐在了背后,最后将他推进了冰冷刺骨的大海里。  


    “是你先骗了我的。”望着弈南坠海时激起的浪花,苍宇自言自语道。  


    一行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然而很快就被海风吹干了。  


    “返航,”苍宇回头对手下简短吩咐了一句。  


    “小海,明年哥哥还会来看你的。”面对漆黑一片的大海,苍宇在心里默念着。  


    ***************************
    从琼岛回来后的第二天苍宇便接到一个从弈南父亲那里寄来的包裹。打开后里面的东西让苍宇的脸色变的煞白,那竟是苍宇在创建海宇之前的犯罪记录,而这些证据足够让苍宇吃上100颗子弹的。另外,随着这些资料寄来的还有一盒录音带,苍宇将它放进放录机内,颤抖着的食指按了两次播放健才将它按下去。磁带缓慢而平稳的转动着,弈南富有磁性的清亮声音飘了出来:“苍宇,我是弈南。我一直想向你坦白一件事,却又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所以只好以这种方式告诉你了。只有你不在我面前时这些话我才说得出来,而且我想,以这样的方式告诉你也可以给大家一个缓冲时间。”  


    “我想说的是——其实我是一个警察,确切地说,是一名卧底。我知道你最恨的就是卧底,因为你说小海是他们害死的,可是如果小海不曾参与运毒又怎么会死呢?其实害死了他的是毒品啊!(几秒钟间隔)我在海宇两年了,这两年里我搜集到了不少资料,甚至包括7年前你贩毒的纪录,我知道我应该把这些东西交给黄队的,可我是真的不想送你去坐牢,看你……被枪毙。你常说像我这样儿的刚出学校出来又没什么生活阅历的人太过幼稚单纯,看来真的被你这张乌鸦嘴说中了。和你在一起时我总是忘了自己还是个警察,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稀里糊涂的……喜欢上了你。我知道海宇集团现在做的都是正当生意,你也不干那些违法的事儿了——确认了这个消息后我一个月都在兴奋、都在暗自庆贺。可是黄队和李局他们似乎并不太相信这一点,从他们的态度中我感觉到我的忠诚度正在受到警局的怀疑,(叹气)其实他们怀疑的也没错,我的确不是个称职的警察啊。(中断几秒)后天——就是和你去琼岛度假的那天——我会把一个有关公司贸易以及内部帐务的软盘给黄队,虽然内含商业机密但至少可以证实海宇是做正当生意的公司,我想这对你是有好处的。更何况这些商业机密并不会外泄,所以不会给海宇造成经济损失。至于你以前的贩毒纪录,我会叫我父亲寄还给你,这盒磁带我也会给我父亲,好叫他在30号的时候把磁带随着资料一块寄过去。这样子等你从琼岛回来后就刚好能够收到它了。  


    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已经背叛了作为一个警察所应有的忠诚和正义,但我真的不愿送已经改过自新的你去绝路……(沉默)这算是我的一点点私心吧。”  


    “我知道你最讨厌卧底,所以我计划在琼岛多待些日子,如果听过了这盘磁带后你还能接受我的话就打我的手机,如果不能接受就不要打了,我不想听你亲口说分手的话。  


    好了,我搜集到的所有资料就要完全寄还给你了,希望你收到后能妥善处理。也希望这些东西能够提醒你千万不要重蹈覆辙再去走以前的老路了。  


    哦,还有一件事,我已经写好了辞呈,在去琼岛之前我会将它和软盘一起给黄队的,说实话,我实在不配当一名警察。就说到这里吧,我爸在外屋叫我去陪他下象棋呢。我会在琼岛等一周的,等你来电话叫我回家(笑)。  


    对了,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少抽烟啊!韩大夫说你再不禁烟的话胸闷心慌会加重的。  


    (间隔半分钟后)混蛋!记得要快点给我来电话!”  


    这句之后就是一片空白,一直到3分钟后仍是空白,就在苍宇以为这盘磁带已经结束了的时候,“我爱你”三个字清晰的从录音带里传了出来。  


    苍宇茫然的坐在总裁办公室里,听着面前的磁带沙沙的转动。大概过了一刻钟那么久,屋外的秘书小姐听到了总裁室里推倒办公桌、书柜等等,还夹杂有疯狂的砸东西声音还有……压抑不住的痛哭声。

    尾声:  


    五日后,  


    “铃……”  


    “您好,这里是秦弈南家。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哦,我是市体育馆游泳学习班的工作人员,秦弈南先生曾电话报名了第26期的游泳培训,但他说他那天要去琼岛所以还没来得及交学费,只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我们。因为明天是游泳学习班开课的日子,所以秦先生如果还想参加的话请务必于今天下午或者明天上午开课之前交清学费。如果这一期没有学会游泳的话,可以免费参加下一期的学习……”  


    “好,我会转告他的。谢谢您。”  


    “不客气。”  


    电话挂掉。  



    苍宇轻轻的走向卧室,生怕吵醒了床上安睡的那个人。  


    “弈南,”他俯下身,像那天弈南出门前吻他一样轻吻了一下他浮肿变形的脸颊。  


    床上的人不说话。  


    “哎,自从从琼岛接你回来你就一直不理我,我也不是故意晚了3天的,我每分钟都在打你的手机,我特想跟你说‘南,快回家吧,我在等你回来呢!’,可打了那么多遍就是没人接。……南,别生气了,以后我保证一直都听你的话。对了,我已经把烟戒了,以后决不再抽。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不要不理我,弈南……哦,体育馆培训班的人来电话了,问你还去不去学游泳,你这个小坏蛋,明明不会游泳当初为什么要骗我呢?”苍宇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挨着弈南躺下,然后抱紧了那副已经开始腐烂的身体。  


    [the end]





    版本二

    在这个像大海一样的网络里,有着成千上万、大小不一的像岛屿一样的网站,而我们经常停泊的也许只有几个岛屿而已。如果你已经点开了这篇文章,那么很幸运的,在这个浩瀚的大海里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岛屿上。既然如此,我决定在我离开这个岛屿之前送给你一个故事。看到这里也许你已经开始不屑撇嘴,已经打算点击这个网页上方代表“关闭”的那个红色叉号了,因为在这个岛屿上生存着太多的“讲故事的人”,而我并不是出色的那一个。但我还是决定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就当是放在漂流瓶里的信件,或许在经过数年以后会有人捡到,再或许,他会在一天的繁忙工作之后将它当成拙劣的短篇小说来读……  
    ===========================================

    弈南认真时候的样子很可爱,像个孩子一样的微微皱着眉,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像个做功课的小学生。他将手上的资料翻来翻去了好几遍,最后将它们放在一个牛皮纸的档案袋里,档案袋的正面还赫然印着两个红色宋体大字——“绝密”。  


    “弈南,过来咱爷俩儿杀一盘”,屋外响起了弈南父亲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摆象棋的噼里啪啦声。  


    “好嘞,就来。”弈南边说边将写字台上的录音机打开,里面的一盒黑色磁带“啪”的弹了出来,弈南将那盒磁带一并放入了档案袋里。随后他拿起左手边的双面胶,将档案袋的封口牢牢的粘住。  


    ******************  


    “再来一个回合?嗯?”苍宇吻着弈南天鹅一样白皙优美的颈部。  


    “不来了,我要去汇钱。”弈南刚刚起身下床便被身后的苍宇一把拉回到床上,继而苍宇用右腿将他的双膝牢牢别住。羿南知道这是空手道里的技巧。  


    “我说了再来一次的,南真不听话。”苍宇再次附上弈南那已经被他咬得红肿的嘴唇。  


    弈南不知道今天的苍宇为什么出乎寻常的热情,明明和他说过今天下午去琼岛之前他是一定要给家里的父亲汇钱的,但苍宇却一直拖着他不让他出门。  


    客厅里的落地钟开始敲两点的铃声,弈南知道再不出去就要晚了。他深吸了两口气清醒了一下混沌的大脑,最后用手肘出其不意的磕了一下苍宇的软肋。  


    没来得及挡住他的攻击,苍宇在突如其来的疼痛中松开了本在他桎槁下的弈南。  


    苍宇不满的看着精疲力尽的弈南走下床竟然破天荒的连澡都没冲就去穿裤子,忍不住的埋怨道:“再过一个小时就去琼岛了,你现在还要出去?”  


    “该死,”弈南看了看时间骂了一句,“要不是刚才你这只禽兽发春,我现在早就已经汇完款了。”  


    “不就是给你爸汇钱嘛,明儿让张勃帮你汇过去不就得了。你不是上周末刚回家看过你爸吗?怎么就没留下点钱,搞的这周还得汇这么麻烦。”

    “上个月我们策划部的小丽结婚,王会计她妈妈又去世了,我的那点工资全随了‘份子’了。上周末到回家后手里就没剩下几块钱了,当然要等到这周三发了薪水才能汇。还有,你别老让人家张波帮着咱们干私事了,他是你的助理又不是我的,我一个策划部的小管事哪有动不动就去使唤经理特助的。”  


    “那我叫他去还不行?我就说是给我的老泰山汇钱。”苍宇看着穿衣镜中反射出来的弈南已经穿戴整齐,正在束那条圣诞节时苍宇送给他的鳄鱼皮带。  


    对苍宇半建议半调笑的话弈南没有回应,他利落的扎好腰带,披上一件白色半大风衣伏下身来亲了苍宇一下:“我去一下邮局就回来,最多30分钟。”  


    “弈南。”  


    “嗯?”弈南刚打开门又被苍宇叫住了。  


    “昨晚我做了个噩梦,梦到我们的船出海时漏水沉了,可只有一个救生圈,我当时特别着急,你说你会怎么办?”  


    “救生圈给你这个不会游泳的笨蛋用,”弈南连想都没想的就立刻说道,“想当年,我可是校游泳队的冠军呢!下水还用救生圈的话也太丢份儿了……”  


    “那个时候,小海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骗了我——他死了。”苍宇看着弈南的眼睛说。  


    “我不会骗你的。”弈南笑了,露出了他整齐洁白的皓齿。  


    “咔嚓”一声,门关住了,可不到一秒钟就又开了。“别瞎想了,做梦都是反的。还有,不许抽烟!”弈南郑重的警告道。  


    他知道苍宇每次想起小海就会不停的抽烟。  


    这次屋门是真正的关上了。关住了一屋子的寂静。  


    苍宇点燃了一支烟,在渺渺的烟雾中,眯起了眼睛。  


    二十五分钟后苍宇床头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宇哥,弈南十五分钟前到了成都火锅城,和他碰面的是他的上司黄队,软盘他已经交给那个人了。”  


    “哼,”苍宇冷笑一声,“在饭店里会面,亏他们想得出来,弈南出来后还干什么了。”  


    “哦,他出来以后还用手机打了个电话,打给哪里不知道,其他的就没什么了。估计他马上就会到家了。”这时,苍宇已经听到了门厅处钥匙转动着开门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苍宇挂掉了电话,看着弈南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的脸颊被外面的凉风吹得有些微微发红,虽然黑亮的眼眸里流露出疲劳,修长的身体在举动中不经意的流露出优雅和敏捷。  


    弈南刚进屋就在空气里抽了抽鼻子,旋即生气的冲进卧室,凶神恶煞的对苍宇吼道:“你又抽烟了是不是?每次来都搞的我家像个大烟馆,呛死了,咳咳……”  


    苍宇忙把窗户打开透气,答非所问的对弈南说道:“给你爸的钱汇完了?”  


    “嗯,今儿邮局人真多,还好那几个干活的挺麻利,等了10分钟就轮到我了。还差点以为要晚了呢……”弈南一边收拾去琼岛的行李箱一边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注意到苍宇的眼神在慢慢变的冰冷。  

    **************************
    琼岛。  


    夜晚,在苍宇超大的豪华游艇上,弈南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喝着加了冰的苏打水,弈南吃东西上没什么挑挑拣拣的毛病,可喝东西嘴却很刁。他不喜欢喝酒,虽然在一些不得不喝的场合苍宇发现弈南的酒量并不小;他也不喜欢可乐橙汁之类的,说那些甜了吧唧的不好喝。弈南平时喝的只有苏打水,而且他还会往水里加点盐,他的理由是人在大量喝白水的时候会将身体里的盐分冲淡,不利于身体健康,所以要加些盐。每次苍宇听到他这些论调都笑他瞎讲究。  


    “苍宇,再帮我加杯苏打水。”弈南一边嚼着巴西式烤肉串一边对旁边眺望大海的苍宇说,“今天的烤肉咸了。”  


    苍宇对他微微一笑:“放心,今天的水管够,让你喝到不想喝为止。”  


    苍宇将水递给弈南的时候,小乐拿着罗盘过来了,对苍宇说了句:“差不多到地方了。”  


    苍宇点点头,转头对弈南说:“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看到弈南一脸迷惑的摇头,苍宇接着说道:“这就是小海死的地方。”  


    弈南知道苍宇唯一的弟弟、也是他唯一的亲人苍海就是被淹死在大海里的。  


    苍宇看着夜里漆黑一片的海面,用略带沙哑的低沉声音说:“那天的风很大,缉毒的船就在后面追我们,老兆已经被流弹打死了,只剩下了小海和我。我们将船里的三箱白粉统统倒进了海里,还从船舱里找出了一个救生圈,小海说他上个月已经和阿升学会了游泳叫我赶快带着救生圈逃走,我跳下海的时候他正在活动筋骨做下水前的准备……”苍宇鹰一样锐利闪亮的眼眸突然从远眺的海面转向了弈南,“可是……他骗了我。阿升根本就没交过他游泳。”  


    “一周以后小海的尸体才被找到,他呛了很多海水……满肚子都是被灌进去的水,整个人被水泡的……浮肿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宇,”弈南握住了苍宇被海风吹得没有温度的手,“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不要太过自责,其实这都是毒品害的啊,害了那么多人,还害了小海。你现在已经不再贩毒了,兄弟中没有人再会像小海一样……”  


    “谁说我已经不贩毒了?”苍宇的声音随着海风吹过来,两者一样的冷。  


    弈南半天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现在的海宇不是都是做合法的……”  


    “哼哼,你得到的那些资料都是假的,而那里面纪录的生意当然也都是合法正当的,我倒是要谢谢你帮我摆脱了警局对我的怀疑呢。”  


    弈南低着头,可能是由于凉气袭人的海风的缘故,他的身体正在微微的发抖,弈南的左手本是搭在船栏上的,此时却因为用力的抓住栏杆而关节发白:“什么时候?!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  


    “从你刚进海宇的时候。”  


    听到这句话,弈南的脸色瞬间变得失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自嘲的笑了起来:“原来你一直都只是利用我而已,一直都在做戏骗我。”  


    “应该说是互相欺骗。”,苍宇端起一个水晶高脚杯,浅呷了一口里面的葡萄酒后更正说。  


    “你知道那次接货小海为什么会死吗?”  


    “是贩毒害死他的,就是你现在还干着的行当害死……”  


    “胡说!”哗啦的一声,高脚杯被苍宇摔得粉碎,流了一地的葡萄酒像鲜红的血四散开来,而此刻苍宇的眼睛也染上了同样的颜色,“是因为帮里混进了卧底,把出货的时间地点都告诉了警方!”  


    弈南这才发现船上负责驾驶和服务的十几个兄弟已经围了上来。  


    “你知道那个卧底后来怎么样了吗?他被发现后就自杀了,尸体被我扔到了大海里。以后我便发誓,再让我发现卧底,见一个我就扔一个!”


    “混蛋,放开我!”一阵打斗中弈南被6、7个人打倒压住在了甲板上。弈南的散打和空手道都非常出色,平时的他应付4-5个人绰绰有余,可今天他在搏击时却发现自己的气力仿佛正在慢慢的流走。  


    他知道,是苍宇在苏打水里下了药。  


    “苍宇你这个混蛋!你扔我吧,现在就扔!”  


    “弈南,你太幼稚太单纯!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吗?这里离海岸线不算远,把一个校游泳队的冠军扔下水我也太冒险了吧,再说了,你下水前难道不需要兄弟们帮你做做准备活动吗?”没等到弈南的回答苍宇便打了个手势,手下的几个人拖住弈南的两条腿将他一直拖到了游艇上的游泳池旁。羿南看到那白日里一池碧蓝的海水在黑夜的拥抱下竟发出了深墨色的光。  


    一个不高但异常壮实的中年人将一台小型抽水机从船舱里拿了出来,这本是用来在船进水的非常时刻向外排水的工具。那个中年人将抽水机的一头放在了游泳池里,而抽水机出水口的一头则被插上了一根粗粗的塑料管子。弈南现在全身无力头脑却异常的清醒,他的四肢被牢牢的按在甲板上。有几双不安分的手还趁空当吃着他的豆腐,那个中年人安置好抽水机后就拎着塑料管子的另一头走向弈南。  


    在弈南的剧烈抗争下,塑料管子还是被深深的cha在了他喉咙里。他明白苍宇想要干什么了,全身都被压在地上的他激lie挣扎着,混乱中他看到了冷冷站在一旁的苍宇,那个昨天还在和他缠绵热吻的人不带任何感情、没有任何表情的对掌控抽水机开关的小乐微微一点头。  


    先是塑料管子里的大量空气被强迫挤压到了弈南的腹中,紧接着的便是冰冷咸涩的海水在巨大的压力下疯涌的冲向弈南的喉咙,顺着食道急速的充盈在他的腹中,苍宇看到弈南柔软细韧的腰部慢慢的鼓涨了起来,事实上甲板上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晰的看到弈南腹部迅速膨胀的速度,而此刻弈南的腰间还扎着苍宇送的那条鳄鱼皮带,紧紧地勒住了他急剧膨胀的腰腹。  


    看到苍宇又点了一下头,小乐关上了抽水机的开关。  


    “味道还好吗?和加了盐的冰镇苏打水差不多吧。这样子就算别人发现你的尸体也会以为是你自己溺水时呛进去的海水。”苍宇坐在甲板的凉椅上,示意压住弈南的人把他喉咙里的塑料管拔出来,其实现在即使没有人压住弈南他也站不起来了。当管子ba出喉咙的那一刻,弈南像是一条刚被抛上岸的大肚子鱼,在甲板上不住的挣扎扭动,他不停的呕吐,试图把腹中大量的水吐出来。  


    “格拉,你去帮帮他。”  


    在苍宇简短的三个字后一个有着拳击运动员体格的满身肌肉的大个子走到了弈南身旁,然后右脚用力的朝弈南的腹部迅速的踩了下去。  


    随着一声抑制不住的凄厉喊叫,弈南的口中喷出了大量的鲜血,接着血液像不受控制似的从弈南的嘴里流出来……


    苍宇拿着一个蓝色档案夹从凉椅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弈南的跟前。羿南被不断流出的献血染红了的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但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本来我们是有机会的。”苍宇将档案夹里的东西统统倒在弈南的面前,那是弈南从考入警院一直到现在的档案记录,还夹杂着一叠照片,照片所照的地方弈南前天才去过——成都火锅城,照片里的弈南郑重其事的将一个软盘和一个白色信封交到了黄队手上。两年了,你一直都是这么的忠心,哪怕昨天出发前只剩下一个小时了还是坚持要出去和他们碰面,照片上你微笑的脸,出卖我的时候竟是如此的从容……原本我还以为你昨天不会出去的,可现在又觉得自己的想法真是可笑,我们之间连信任都没有又哪来的爱情?可为什么看着脚下的“叛徒”,苍宇又觉得自己的心里是一阵阵的绞痛。  


    “那个软盘里的东西完全可以证明海宇做的全都是正当合法的生意,我是故意将那软盘给你的,省得警局天天暗中咬着我不放。可是,”苍宇的声音里没有兴奋得意却有着几分掩不住的苦痛和悲凉,“可是我宁愿你没去那里,宁愿海宇现在仍旧受着警方的怀疑……为什么那天我把你拖到离出发时间只剩下一个小时了你还是要去!!?为什么?!”  


    在那张软盘上,苍宇押了个赌注。但自从那天下午弈南毫不犹豫的将软盘交给了警方,苍宇知道,这个宝他押输了。  


    看着地上散乱的照片,弈南却笑了,他已经发不出来任何声音但谁都看得出他确实是在笑。  


    宛如在汽油上扔了一根带火的火柴,弈南的笑一下子激起了苍宇的怒火,他感到弈南正在嘲笑他这个受了爱情愚弄的小丑:“不许笑!不许笑!”  


    苍宇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对手下喊道:“堵住他的嘴!给他灌水!接着灌!一滴水都不许漏出来。”  


    慌忙中,有人重新将塑料粗管cha进弈南的咽喉深处,有人重新打开抽水机的开关,还有人恶意的将两根燃烧着的香烟cha到了从不抽烟的弈南的鼻孔里,浓烈的烟雾呛得他差点昏过去,又无法咳嗦。被呛的迷迷糊糊的弈南听到一个声音喊道:“你不是老管着老大抽烟吗?这次也让你尝尝它的滋味。”众人残忍的哄笑着,在笑声中海水肆虐的冲进弈南的身体,像台风咆哮而过,像岩浆吞噬一切,像山洪突然爆发,像海啸扑面而来。这次的水流比上次更急,水压比上次更大,抽水机发出了轰鸣声,以最高的马力全速运转着……  


    苍宇懊恼的坐在凉椅上,许久没有喊停。  


    “大哥,他要不行了。”小乐在旁边提醒道。  


    抽水机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弈南的腹部恰似十月的孕妇。而那条他心爱的皮带还死死的折磨着他。他的眼睛是睁开着的,目光远眺向无月稀星的漆黑天空。虽然苍宇曾经说过一滴水也不许漏出来,但还是有一种液体从弈南的眼角流了出来。  


    苍宇没有再让人去踩弈南涨起的腹部,只是将他口中的塑料管拔了出来,再用一幅手铐将弈南的双手反铐在了背后,最后将他推进了冰冷刺骨的大海里。  


    “是你先骗了我的。”望着弈南坠海时激起的浪花,苍宇自言自语道。  


    一行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然而很快就被海风吹干了。  


    “返航,”苍宇回头对手下简短吩咐了一句。  


    “小海,明年哥哥还会来看你的。”面对漆黑一片的大海,苍宇在心里默念着。  


    ***************************


    从琼岛回来后的第二天苍宇便接到一个从弈南父亲那里寄来的包裹。打开后里面的东西让苍宇的脸色变的煞白,那竟是苍宇在创建海宇之前的犯罪记录,而这些证据足够让苍宇吃上100颗子弹的。另外,随着这些资料寄来的还有一盒录音带,苍宇将它放进放录机内,颤抖着的食指按了两次播放健才将它按下去。磁带缓慢而平稳的转动着,弈南富有磁性的清亮声音飘了出来:“苍宇,我是弈南。我一直想向你坦白一件事,却又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所以只好以这种方式告诉你了。只有你不在我面前时这些话我才说得出来,而且我想,以这样的方式告诉你也可以给大家一个缓冲的时间。”  


    “我想说的是——其实我是一个警察,确切地说,是一名卧底。我知道你最恨的就是卧底,因为你说小海是他们害死的,可是如果小海不曾参与运毒又怎么会死呢?其实害死了他的是毒品啊!(几秒钟间隔)我在海宇两年了,这两年里我搜集到了不少资料,甚至包括7年前你贩毒的纪录,我知道我应该把这些东西交给黄队的,可我是真的不想送你去坐牢,看你……被枪毙。你常说像我这样儿的刚出学校出来又没什么生活阅历的人太过幼稚单纯,看来真的被你这张乌鸦嘴说中了。和你在一起时我总是忘了自己还是个警察,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稀里糊涂的……喜欢上了你。我知道海宇集团现在做的都是正当生意,你也不干那些违法的事儿了——你可能想不到,在确认了这个消息之后我一个月都在兴奋、都在暗自庆贺。可是黄队和李局他们似乎并不太相信这一点,从他们的态度中我感觉到我的忠诚度正在受到警局的怀疑,(叹气)其实他们怀疑的也没错,我的确不是个称职的警察啊。(中断几秒)后天——就是和你去琼岛度假的那天——我会把一个有关公司贸易以及内部帐务的软盘给黄队,虽然内含商业机密但至少可以证实海宇是做正当生意的公司,我想这对你是有好处的。更何况这些商业机密并不会外泄,所以不会给海宇造成经济损失。至于你以前的贩毒纪录,我会叫我父亲寄还给你,这盒磁带我也会给我父亲,好叫他在30号的时候把磁带随着资料一块寄过去。这样子等你从琼岛回来后就刚好能够收到它了。  


    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已经背叛了作为一个警察所应有的忠诚和正义,但我真的不愿送已经改过自新的你去绝路……(沉默)这算是我的一点点私心吧。”  


    “你不止一次的和我说你最讨厌的人就是卧底。所以我计划在琼岛多待些日子,如果听过了这盘磁带后你还能接受我的话就打我的手机,如果不能接受就不要打了,我不想听你亲口说分手的话。  


    好了,我搜集到的所有资料就要完全寄还给你了,希望你收到后能妥善处理。也希望这些东西能够提醒你千万不要重蹈覆辙再去走以前的老路了。  


    哦,还有一件事,我已经写好了辞呈,在去琼岛之前我会将它和软盘一起给黄队的,说实话,我实在不配当一名警察。就说到这里吧,我爸在外屋叫我去陪他下象棋呢。我会在琼岛等一周的,等你来电话叫我回家(笑)。  


    对了,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少抽烟啊!韩大夫说你再不禁烟的话胸闷心慌会加重的。  


    (间隔半分钟后)混蛋、白痴!记得可要快点给我来电话啊!”  


    这句之后就是一片空白,一直到3分钟后仍是空白,就在苍宇以为这盘磁带已经结束了的时候,“我爱你”三个字清晰的从录音带里传了出来。  


    苍宇茫然的坐在总裁办公室里,听着面前的磁带沙沙的转动。大概过了一刻钟那么久,屋外的秘书小姐听到了总裁室里推倒办公桌、书柜和疯狂的砸东西声音还有……压抑不住的痛哭声。  


    ****************

    苍宇搬离了自己带网球场和游泳池的家,搬到了弈南的两室一厅的单元房去住。几天之后苍宇在弈南家接到了一个电话:  


    “您好,我是市体育馆游泳学习班的工作人员,秦弈南先生曾电话报名了第26期的游泳培训,但他说他那天要去琼岛所以还没来得及交学费,只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我们。因为明天是游泳学习班开课的日子,所以秦先生如果还想参加的话请务必于今天下午或者明天上午开课之前交清学费。如果这一期没有学会游泳的话,可以免费参加下一期的学习……”  


    “好,我会转告他的。谢谢您。”  


    “不客气。”  


    电话挂掉。  


    原来他根本就不会游泳。苍宇心想,弈南最终还是骗了他的。  


    那爱情呢?  


    会有爱情吗?如果从开始到结束都充满着谎言?  


    苍宇不会轻易去相信感情,如果他是感性的人那么在他登上今天的位子之前就已经死了一千次了。而羿南既不是他杀的第一个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但在弈南死后他却戒掉了烟瘾,也将生意慢慢的漂白……  


    后来在苍宇住了一个月弈南的单元房后终于无法忍受那里的狭窄和不便,又搬回到了上千平米的家。两年后,他结婚了,见过新娘的人都说她长得很像弈南。又过了两年,苍宇将家搬到了琼岛,他每天早起都要试试打弈南的手机,毫无疑问的,那边无人应答。  


    好了,午夜12点就要到了,我不是灰姑娘但我也要准备离开了,所以在走之前,我要快一点结束这个故事。  


    嗯?你问再后来呢,再后来苍宇慢慢的变老。在一个冬日的夜晚,他独自驾驶着那艘几乎和他一样老的游艇出海的时候再一次来到了弈南死的那片海域。他先将腿伸向海水里,随之全身也慢慢的沉到了海洋里,真是冷的彻人心骨,我想让一个已经学会了游泳的人在这个时候不挣扎也是件很难的事,但我又想到了弈南死的那天晚上的海水大概也是一样的冷吧,于是我决定不挣扎。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如果你捡到了漂流瓶里的这个故事,就把它当作一篇三流的小说来读罢,希望它还能够起到在茶余饭后娱乐您的精神的作用。  


    冰冷的海水已经漫过了我的全身,说实话,我不相信什么因果报应,也不相信什么今生来世,我只希望在离开了他41年后能够靠他更近一些。  


    [The End]







    版本三

    “弈南,再过一个小时就去琼岛了,你现在还要出去?”苍宇看着精疲力尽的弈南走下床竟破天荒的连澡都没冲就去穿裤子,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该死,”弈南看了看时间骂了一句,“要不是刚才你这只禽兽发春,我现在早就已经汇完款了。”

    “不就是给你爸汇钱嘛,明儿让张晓波帮你汇过去不就得了。哎,你不是上周末刚回家看过你爸一次嘛!怎么就没留下点钱?搞的这周还得汇这么麻烦。”

    “上周末?上个月我花钱的地方太多,周末回家时手里没剩下几块钱了。当然要等到这周三发了薪水才能汇。还有,你别老让人家张晓波帮着咱们干私事了,他是你的助理又不是我的,我一个策划部的小管事哪有动不动就去使唤总裁PA的。”

    “那我叫他去还不行?我就说是给我的老岳父汇钱。”苍宇看着穿衣镜中反射出来的弈南已经穿戴整齐,正在束那条圣诞节时苍宇送给他的那条鳄鱼皮带。

    对苍宇半建议半调笑的话弈南没有回应,他利落的扎好腰带,披上一件白色半大风衣伏下身来亲了苍宇一下:“我去一下邮局就回来,最多30分钟。”

    “弈南。”

    “嗯?”弈南刚打开门又被苍宇叫住了。

    “昨晚我做了个噩梦,梦到我们的船出海时漏水沉了,可只有一个救生圈,我当时特别着急,你说你会怎么办?”

    “救生圈给你这个不会游泳的笨蛋用,”弈南连想都没想的就立刻说道,“想当年,我可是校游泳队的冠军呢!下水还用救生圈的话也太丢份儿了……”

    “那个时候,小海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骗了我。”苍宇盯着弈南的眼睛说。

    “我不会骗你的。”弈南笑了,露出了他整齐洁白的皓齿。


    “咔嚓”一声,门关住了,可不到一秒钟就又开了。“别瞎想了,做梦都是反的。还有,不许抽烟!”弈南郑重的警告道。

    他知道苍宇每次想起小海就会不停的抽烟。

    这次屋门是真正的关上了。关住了一屋子的寂静。

    苍宇点燃了一支烟,在渺渺的烟雾中,眯起了眼睛。

    二十五分钟后苍宇床头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宇哥,弈南十五分钟前到了成都火锅城,和他碰面的是他的上司黄队长,东西他已经交给那个人了。”

    “哼,”苍宇冷笑一声,“在饭店里会面,亏他们想得出来,弈南出来后还干什么了。”

    “哦,他出来以后还用手机打了个电话,打给哪里不知道,其他的就没什么了。估计他马上就会到家了。”这时,苍宇听到了门厅处钥匙转动着开门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苍宇挂掉了电话,看着弈南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的脸颊被外面的凉风吹得有些微微发红,虽然黑亮的眼眸里流露出疲劳,修长的身体在举动却仍不经意的流露出优雅和敏捷。

    弈南刚进屋就在空气里抽了抽鼻子,旋即生气的冲进卧室,凶神恶煞的对苍宇吼道:“你又抽烟了是不是?每次来都搞的我家像个大烟馆,呛死了,咳咳……”

    苍宇忙把窗户打开透气,答非所问的对弈南说道:“给你爸的钱汇完了?”

    “嗯,今儿邮局人真多,还好那几个干活的挺麻利,等了10分钟就轮到我了。还差点以为要晚了呢……”弈南一边收拾去琼岛的行李箱一边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注意到苍宇的眼神在慢慢变的冰冷。

    琼岛。

    夜晚,在苍宇超大的豪华游艇上,弈南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喝着加了冰的苏打水,弈南吃东西上没什么挑挑拣拣的毛病,可喝东西嘴却很刁。他不喜欢喝酒,虽然在一些不得不喝的场合苍宇发现弈南的酒量并不小;他也不喜欢可乐橙汁之类的,说那些甜了吧唧的不好喝。弈南平时喝的只有苏打水,而且他还会往水里加点盐,他的理由是人在大量喝白水的时候会将身体里的盐分冲淡,不利于身体健康,所以要加些盐。每次苍宇听到他这些论调都笑他瞎讲究。

    “苍宇,再帮我加杯苏打水。”弈南一边嚼着巴西式烤肉串一边对旁边眺望大海的苍宇说,“今天的烤肉咸了。”

    苍宇对他微微一笑:“放心,今天的水管够,让你喝到不想喝为止。我特地买了Evian, 雀巢,娃哈哈,农夫山泉有点甜……五六个牌子呢,随便喝。”

    苍宇将水递给弈南的时候,小乐拿着罗盘过来了,低声对苍宇说了句:“大哥,差不多到地方了。”

    苍宇点点头,转头对弈南说:“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看到弈南一脸迷惑的摇头,苍宇接着说道:“这就是小海跳海的地方。”

    弈南知道苍海是苍宇的唯一的弟弟和亲人。

    苍宇看着夜里漆黑一片的海面,用略带沙哑的低沉声音说:“那天的风很大,隔壁村的船就在后面追我们,老兆已经先逃了,只剩下了小海和我。我们将船里的三袋面粉统统倒进了海里,还从船舱里找出了一个救生圈,小海说他上个月已经和阿升学会了游泳叫我赶快带着救生圈逃走,我跳下海的时候他正在活动筋骨做下水前的准备……”苍宇鹰一样锐利闪亮的眼眸突然从远眺的海面转向了弈南,“可是……他骗了我。阿升根本就没交过他游泳,小海也根本没下水。”

    “一周后我才从隔壁村的村长家找到小海,他吃了村长的三只鸡……整个人胖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我一口肉没吃到,村长却让我赔他家的鸡和三袋面粉的钱!”ヽ(ˋДˊ)ノ


    “宇,”弈南握住了苍宇被海风吹得没有温度的手,“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不要再难受了,其实这也是以前穷闹的啊,吃不饱饭才去偷面粉。现在国家政策好,农民们都富裕了,你也开了自己的面粉厂,解决了不少下岗职工再就业的问题,咱们都过上好日子了,以后兄弟中没有人再会像小海一样……”

    “谁说我已经过上好日子了?”苍宇的声音随着海风吹过来,两者一样的冷, “我最喜欢的人背着我去见老情人,这也算是好日子么?”

    弈南半天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你,你跟踪我?”

    弈南低着头,可能是由于凉气袭人的海风的缘故,他的身体正在微微的发抖,弈南的左手本是搭在船栏上的,此时却因为用力的抓住栏杆而关节发白:“什么时候?!你从什么时候知道我和黄队长见面的……”



    “从你刚进海宇的时候。”(<( ̄ c ̄)y▂ξ 抽烟)苍宇拿着一个蓝色档案夹从凉椅上站了起来,走到弈南的跟前将档案夹里的东西统统倒在地上,那是弈南从考入警院一直到现在的档案记录,还夹杂着一叠照片,照片所照的地方弈南前天才去过——成都火锅城,照片里的弈南郑重其事的将一个软盘和一个白色信封交到了黄队手上。 (苍宇╥﹏╥:弈南你这个渣,竟背着我和老同学一起去吃火锅,两人还表现得这么亲密,55555~)

    弈南的脸色瞬间变得失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自嘲的笑了起来:“你说过会信任我的,原来你,一直都在欺骗我。”

    “是你先欺骗了我的!!我知道黄队长人帅又有前途,研究生毕业,又是你的老同学,你们曾经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你还从来都没有和我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是啊,我算什么>^<?!不过是个高中毕业倒腾面粉的,我早就知道你看不起我们这些农民企业家了!哈哈╭ (′▽`)╭,你以为你给黄队的那个软盘里面装还是你们从高中到大学的合影照片吗,哼,我早就把照片删了换成咱俩的合影和我的几张半裸艳照了!~ ̄▽ ̄~”

    奕南:∑( ° △ °|||) 你、你这个二百五!

    “╭∩╮( ̄▽ ̄)╭∩╮我就是要气死那个姓黄的。可是,”苍宇的声音里没有兴奋得意却有着几分掩不住的苦痛和悲凉,“我宁愿你没去和他见面,……为什么那天我把你拖到离出发时间只剩下一个小时了你还是要去!!?为什么?!o(╥﹏╥)o”

    “你简直无理取闹!” >△<

    “你才无理取闹,你不但无理取闹,你还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你……”

    “我再无情再无耻再无理取闹也没有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神经病!……”弈南转身,不再去理睬苍宇。

    “好,很好。” (╬▔〔▔)

    奕南刚背过身后不久就听得“噗通”一声。船上负责驾驶和服务的十几个人呼啦一下子全围到了船边大声哭喊着:“大哥,大哥……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有着拳击运动员体格、满身肌肉的格拉此时也已哭的梨花带雨ㄒoㄒ:“大哥,你不能死啊,呜呜,你死了海宇面粉厂可怎么办啊?咱们镇的乡亲们可都指望着您吃饭呐!俺家的养猪场您不是已经答应了要投资的吗?猪仔都买好了,您可不能死啊。”

    弈南这时吓得脸色也变了,飞快跑到船边,看到苍宇正在海里使劲的挣扎:“弈南,救救我。ㄟ(▔(▔ㄟ)”(咕噜咕噜~奕~南~ 乀(ˉεˉ乀))

    “南哥,你快点下去救人吧。”众人纷纷劝说道。

    “可我不会游泳啊。赶紧的,把艇上的救生圈拿来。”

    “什么?!你不是校游泳队的冠军吗?!”小乐听了这话吓得脸色煞白,"""O"""||| “大哥他,他让我把救生圈全卸下去了,他说您看到船上有救生圈就不会紧张了。”

    “那你们没人会游泳吗?”

    ▔﹏▔||||“开船前宇哥把会游泳的那几个全赶下去了,他说就是要等您亲自去救他,看看您到底还在不在乎他,心里还有没有他。”

    弈南ˋ( ° ▽、° ):“……”(苍宇你这只猪!)

    海面上一片漆黑,已经看不到苍宇的影子。弈南一咬牙,闭着眼睛跳进了冰冷的海水里。

    ……
    从琼岛回来后的第二天苍宇接到一个从弈南父亲那里寄来的包裹。打开后里面的东西让苍宇的脸色变的煞白,那竟是海宇集团从前的漏税记录。随着这些资料寄来的还有一盒录音带,苍宇将它放进放录机内,颤抖着的食指按了两次播放健才将它按下去。磁带缓慢而平稳的转动着,弈南富有磁性的清亮声音飘了出来:“苍宇,我是弈南。我一直想向你坦白一件事,却又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所以只好以这种方式告诉你了。只有你不在我面前时这些话我才说得出来,而且我想,以这样的方式告诉你也可以给大家一个缓冲时间。”

    “我想说的是——我对黄队确实有好感,但那是同事、朋友间的好感,因为你不喜欢黄队,我们每次见面都不得不瞒着你,唉……为什么你就是不能信任我呢?我在海宇两年了,我知道你勤劳肯干,从给别人抗面粉到现在拥有自己的面粉厂,很不容易,去年还评上了优秀乡镇企业家,我和小海都很为你骄傲,对了,小海跟我说过好几次了,他说那时让你跳水游走不是为了自己去村长家吃鸡的,你也别再责怪他了,你们兄弟俩就为了三只鸡十几年没说话值的吗?!这两年里我了解到了海宇不少的情况,看到了海宇的发展,也看到了海宇漏税三次的纪录,或许作为警察我应该把你漏税的情况告诉黄队,可我总想看到你自己去补交税款。你常说像我这样儿的刚出学校出来又没什么生活阅历的人太过幼稚单纯,所有做生意的没有一个不偷税漏税的。但如果每个商家都想着法儿的少缴税款,那国家该遭受多大的损失,我们的建设学校医院、治理交通、改善环境的钱又从哪儿来呢?(中断几秒)后天——就是和你去琼岛度假的那天——我会把一个软盘给黄队,那里面是我和黄队从中学认识到现在一起拍所有的照片,我想当作过去的回忆交给他,既然我们的来往给你带来这么大的困扰,我可以答应你以后不再他见面了,但我希望你也能多给我一些信任,我已经写好了辞呈,在去琼岛之前我会将它和软盘一起给黄队的,以后我会一心一意帮你把面粉厂、养鸡场和蔬菜培育中心经营、发展好的。至于你以前的漏税记录,我也会让我父亲寄还给你。我计划在琼岛多待些日子,等你补交齐了税款后再给我打电话叫我回去吧,如果你还是决定不补税的话那也不用给我打电话了。好了,就说到这儿吧,我爸在外屋叫我去陪他下象棋呢。我会在琼岛等一周的,等你来电话叫我回家。

    对了,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少抽烟啊!韩大夫说你再不禁烟的话胸闷心慌会加重的。

    (间隔半分钟后)听说琼岛帅哥很多的,要记得快点给我来电话啊<( ̄) ̄)>”

    这句之后就是一片空白,一直到3分钟后仍是空白,就在苍宇以为这盘磁带已经结束了的时候,“我爱你”三个字清晰的从录音带里传了出来。

    苍宇茫然的坐在总裁办公室里,听着面前的磁带沙沙的转动。大概过了一刻钟那么久,屋外的秘书小姐听到了总裁室里推倒办公桌、书柜的声音,疯狂的砸东西声中还夹杂着压抑不住的痛哭声。



    尾声:

    五日后,

    “铃……”

    “您好,这里是秦弈南家。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哦,我是市体育馆游泳学习班的工作人员,秦弈南先生曾电话报名了第26期的游泳培训,但他说他那天要去琼岛所以还没来得及交学费,只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我们。因为明天是游泳学习班开课的日子,所以秦先生如果还想参加的话请务必于今天下午或者明天上午开课之前交清学费。如果这一期没有学会游泳的话,可以免费参加下一期的学习……”

    “好,我会转告他的。谢谢您。”

    “不客气。”

    电话挂掉。


    苍宇轻轻的走向卧室,生怕吵醒了床上安睡的那个人。

    “弈南,”他俯下身,像那天弈南出门前吻他一样轻吻了一下弈南的脸颊。

    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动静。

    “哎,自从从琼岛接你回来你就一直不理我,我也不是故意晚了3天的,我每分钟都在打你的手机,我特想跟你说‘南,快回家吧,我在等你回来呢!’,可打了那么多遍你的手机总是不在服务区内,我早就告诉过你手机信号还是中国电信的比较好,你就是不听╮(≥﹏ ≤) ╭。唉……南,别生气了,以后我保证一直都听你的话。对了,我已经把烟戒了,以后决不再抽。税款也补交上了,还多交了几万呢,当时税务局的人说什么也不要,我硬塞给他们后自己跑出来了,总之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不要不理我,弈南 (┬_┬) ……体育馆培训班的人来电话了,问你还去不去学游泳,你明明不会游泳当初为什么要骗我呢?”苍宇已经在弈南的身旁哭的泣不成声,“你不会游泳还跳下去救我,自己呛了那么多的海水……我真是混蛋,之前竟还怀疑你对我的感情,╥﹏╥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该不信任你,如果我不是不信任你就不会去找人跟踪你,如果我不找人跟踪你就不会……”

    “╰(‘□′)╯你到底还有完没完啊?!!”弈南一把掀开被子,“每天早上你都要在我床头哭诉一遍,我又没死!还有,让你去补交税款,你多塞给人家几万块钱干吗?!! 家里需要用钱的地方那么多,你是傻小子吗?!!”

    “弈南〒▽〒,你终于又肯理我了?!”

    “ˋ^ˊ我去上班了。”弈南气的从床上跳来套上了外衣。

    “弈南……” ( °◇ °)

    “ˇ?ˇ干吗?”

    “你不是……已经辞职了?” ⊙▽⊙??

    “哦,幸好黄队还没往上面递交辞呈。我又把辞职信给撤回来了。今天晚上我约了黄队去打壁球,不回家吃晚饭了→_→。”

    “奕南T◇T~~~~~~~~~~~~~~~~呜呜呜呜呜呜,我错了。原谅我吧。” O| ̄|_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10-26 01:37
  • 签到天数: 201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10
    发表于 2014-11-25 00:23 | 只看该作者
    敏miss 发表于 2014-11-24 23:52
    要的~谢谢=v=
    搜索的时候正好搜到这个版本的,以为就一个版本呢

    广播剧也有三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根据小说的版本一录制,心无外物录得小攻,个人感觉小受的声音有点装了……
    第二个版本在小说版本二的基础上融合了部分版本一,而且制作明显精良一些,心无外物这次录得是受……
    然后第三个版本据说是网友剪辑出来的心无外物自攻自受……

    第一个第二个在网盘都找的到MP3格式,第三个我没找到,你要是找到了麻烦分享一下(*^__^*) 嘻嘻……

    评分

    参与人数 1炫币 +5 收起 理由
    敏miss + 5 认真回复有糖吃~ o(* ̄▽ ̄*)ブ 发糖.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祈祷
    2015-7-12 20:33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11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6 19:16 | 只看该作者
    妺凉 发表于 2014-11-25 00:23
    广播剧也有三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根据小说的版本一录制,心无外物录得小攻,个人感觉小受的声音有点装了… ...

    好的~谢谢=v=我去度娘一下→_→
    小心自攻自受的我总觉得以前有下到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2
    发表于 2014-11-26 19:42 | 只看该作者
    不喜欢悲剧,喜欢轻松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10-26 01:37
  • 签到天数: 201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13
    发表于 2014-11-26 20:01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敏miss 发表于 2014-11-26 19:16
    好的~谢谢=v=我去度娘一下→_→
    小心自攻自受的我总觉得以前有下到过…… ...

    去吧去吧~
    总觉得我第一次听广播剧就是这么个悲剧……而且是这么个极品悲剧……我以后还怎么能愉快滴玩耍啊T^T
    顺便我第三个听的是灯花不堪剪……全悲T^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3-4 20:08
  • 签到天数: 176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14
    发表于 2014-11-26 20:15 | 只看该作者
    这是我听的第一个CV,眼泪哗啦啦的,但刚看了第三个版本,真是。。。好绝望。。。求别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10-26 01:37
  • 签到天数: 201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15
    发表于 2014-11-26 23:13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flash2012 发表于 2014-11-26 20:15
    这是我听的第一个CV,眼泪哗啦啦的,但刚看了第三个版本,真是。。。好绝望。。。求别毁 ...

    去听本书广播剧第二版吧,就是心无外物扮演奕南的版本,制作更加精良,更容易融入,顺便更虐T^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